夜幕中,西楚京城万家灯火有人欢喜有人愁已经夜

 夜幕中,西楚京城万家灯火有人欢喜有人愁

 已经夜禁上锁的宫城一扇扇大门依次打开,一架不合规矩不合礼制的马车缓缓驶入,走下一名没有身披官袍的枯槁老人,新任司礼监掌印太监刚要上前搀扶王中王枓精选资料大全,就被老人摇手举手

 老人跟着莫名其妙就成为大楚宦官第一人的掌印太监,后者的心情忐忑不安,不知道老太师为何执意要连夜造访宫城觐见陛下,更不知为何陛下要在那座太极殿面见这位中书令

 太极殿大门洞开,孙希济吃力地一步一步走上台阶,殿内灯火摇曳,老人依稀可见皇帝陛下的身影

 掌印太监感到一种风雨欲来的凝重氛围,因为那位大楚的皇帝陛下既没有高坐龙椅等待老人,也没有走出大殿迎接这位大楚王朝的定海神针

 她站在大殿门槛之后,身穿龙袍

 她双手负后,竟然是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倨傲姿态

 孙希济在距离大殿门口十数步外停下,凝视着她,老人沧桑的脸庞愈发苦涩不仅仅是因为今天中书令府邸出现了一场阴险刺杀,更多是眼前女子第一次如此直白流露出来的抗拒,让老人既有灰心又有愧疚

 孙希济在掌印太监弯腰后退远离大殿后,缓缓说道:陛下,宋家如此有负大楚,如此有愧大楚读书人,老臣孙希济双眼昏聩,难辞其咎

 那个背对殿内灯火的女子,她的面容晦暗不明,打断了孙希济的言语,面见一国之君,身为臣子,难道不该下跪吗?!

 连离阳先帝都待之以礼的老人没有丝毫恼羞成怒,心中反而有些释然,只见孙希济双手互拍一下袖口,毫不犹豫地跪下去,臣孙希济,大楚中书省中书令,叩见陛下!

 她冷笑道:中书令大人今夜没有身穿官服便入宫面圣,朕念你年岁已高,就不怪罪了有话就说吧,朕洗耳恭听!

 孙希济始终低着头,用尽气力沉声说道:陛下,宋家不可信,朝中位列中枢的许多文官不可信,甚至老臣孙希济也可不信,但是恳请陛下相信前线二十万将士,恳请陛下不要迁怒于所有为大楚赴死的英烈,不要

 大楚女帝姜姒第二次毫不客气地打断老人言辞,迁怒?你别忘了朕现在就站在你眼前,就站在你十步之外!朕若是真想迁怒你们,你们真以为活得过太阳落山之时?

 她提高嗓音,宋家是睁眼瞎,但是朕可以告诉你孙希济,就算京城没有曹长卿,没有忠心于朕的御林军,朕一样可以杀光所有胆敢背叛大楚姜氏的乱臣贼子!

 孙希济双掌手心贴在冰凉的地面上,手冷心更凉

 沉默片刻,老人只听她言语中无尽悲苦,朕一人有十万剑,原本是用来杀离阳大军的,不是杀大楚臣民的,更不是

 之后的含糊低语,年迈老人已经根本听不清楚

(责任编辑:王中王枓精选资料大全)

本文地址:http://www.supercellmobile.com/jiaoyuwenhua/2021/0111/3963.html

上一篇:皎洁的月光散发出一片柔和的光辉,照亮整片空明天,也给自身 下一篇:在他们看来,姜峰这个学徒,定然是会早早就被淘汰的